​今年村民分红有望再翻一番”
——“乡村振兴报告团”在渝北区乌牛村的新实践成效初显

杨大可(右一)与晏洲正在商讨仙桃李的后期管理。(受访者供图)

据《重庆日报》党的十九大召开后,重庆市迅速组建了“在希望的田野上”乡村振兴报告团,杨大可、晏洲、简义相、严克美、彭阳、张雪6名在基层干事创业的年轻人深入全市各地开展巡回宣讲,把乡村振兴的精神传遍了巴渝大地。

行动是最好的语言。乡村振兴报告团成员不仅担当乡村振兴的宣传员,更做实干家、带动者。2018年10月,他们锁定渝北区古路镇乌牛村,发挥各自所长,开始了一场乡村振兴的新实践——对当地800亩低产果园实施提质增效,探索农文旅融合发展。

杨大可、晏洲两人是长期驻守乌牛村的队员。如今一年多时间过去了,他们开展乡村振兴新实践的效果如何?7月19日,重庆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实地采访。

7月19日,重庆日报记者来到渝北区古路镇乌牛村时,杨大可、晏洲正在巡视果园,他们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。

“我们肤色变黑了,但仙桃李更甜了!”杨大可介绍,经过一年半的精心耕耘,仙桃李个头最大能长到200多克,味道也更甜,还在全国率先按李子酸甜度、大小分选装箱。他表示,“今年村民分红有望再翻一番,每亩分红达到1600元左右。”

李子平均每个120克

仙桃李是由美国“布朗李”与本土“仙桃一号”嫁接培育而成的新品种。2018年,乌牛村有500亩仙桃李投产,产量30多万斤,但最终只卖出12万斤。

“本只希望他们帮忙解决销售问题。”乌牛村党总支书记阙兴国称,结果“乡村振兴报告团”落户乌牛村后,从果园的肥水管理、病虫害防治、疏花疏果入手,既解决生产问题,又解决包装、销售问题,真正实现了果园的提质增效。

过去,村民舍不得给李树修枝,更舍不得疏花疏果,觉得这样会影响李子产量。杨大可回忆,2018年冬季清园,他们比往年多剪了1/3枝条,遭到了村民的反对。到了去年春天,他们只好试探性地疏花疏果40%。同时他们把修剪下来的枝条做成菌包,用于培植木耳和食用菌,疏下来的果子又做成酸梅当成馈赠礼品。

“最关键的是,去年果树病虫害少了,产量不减反增,果子也变得好吃了。”阙兴国说,“村民们开始信任‘乡村振兴报告团’了,主动按照他们的要求做。”

今年,村民按照杨大可的要求,疏果80%,树上只留下精品果,叶果比达到了40:1;同时不用除草剂除草,除了人工除草,还在树下铺上除草地布限制杂草生长,疏花疏果不但不影响产量,还能提高品质。

没有野草和多余果子争肥水,李子长得特别大。去年,500亩李园产果30万斤,今年将达到40万斤。杨大可说,“平均每个120克,最大的有200多克。”

从运果到选果实现无人操作

“不但个头大,味道也很甜。”晏洲摘下一只仙桃李,放到嘴里说,“虽然今年雨水多,但我们管护技术到位,李子口感不错。”晏洲介绍,这一年,李园施用了70万元的商品有机肥,平均每亩地施肥量达2吨左右,每棵树用肥达60-80斤;根据害虫嗅觉、味觉等特点采用太阳能杀虫灯、性诱捕剂、粘虫板、糖醋罐等杀虫;同时完善了管道系统,实现了水肥一体化管理,肥水精准施用到每一棵树。

7月19日,晏洲测量仙桃李含糖量,结果达到了14度。他说,只要还晒一两天太阳,含糖量就会达到18度,味道还会更好。

“今年市民可以定制不同甜度的李子。”7月初,乌牛村在渝北区的支持下,引进了一套价值400万元的果蔬采后分选设备。杨大可说,“我们是全国第一个将该设备用于李子分选的果园。”

据介绍,果蔬采后分选装备可实现对果蔬的重量、颜色、形状、大小、表面瑕疵和内部品质(糖度、酸度、枯水、霉心病等内部指标)分选,整个过程不接触、无伤害,采取红外线检测,分成12个等级,任由顾客挑选、定制。

去年乌牛村建起了3条山地单轨列车运输果子,今年又添置了果蔬采后分选设备。现在,果园从运果到选果实现了无人操作,只是最后包装需要两人,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,既节约了时间,又节省了人力成本。

“在乌牛村创业,人苦心甜”

“没见过这么拼的老板!”乌牛村村民李忠全说,前年,乡村振兴报告团刚到乌牛村搞基建,杨大可是拿着锄头、镰刀钻进茅草丛除杂草,人出来时,脸颊、双手全是茅草划的口子;晏洲冒着高温开着挖机翻土,白皙的脸颊常常被晒得黢黑;李园开花、挂果了,施肥淋水、虫害治理啥的,他们都是亲自上阵。“他们哪有个老板的样子嘛。”一年多来,杨大可、晏洲二人回老家不到10次,他们全身心扑到了乌牛村的项目上了。阙兴国认为,乡村振兴报告团带给乌牛村的不只是先进的管理理念和技术,还有乡村振兴的精气神,带动了村民增收致富。

去年,依托500亩李园,乌牛村集体经济增加收益9.85万元,全年发放村民务工工资190多万元。在育苗基地遭遇暴雨灾害的情况下,村民每亩地分红800元左右。今年,仙桃李获评重庆市名牌农产品,成了抢手货,顺丰、京

编辑:渝北陈道圣